一起上看小说 > 旅明 > 第690节 北归(十五)

第690节 北归(十五)

        “好你......火贵!”

        吴少爷的怒火,仅仅持续了两秒钟。

        饥寒交加的身体撑不住虚火。两秒钟,原本还想说点什么的吴少爷,颓然意识到当下处境,叹口气,双目无神又倒回了柴堆。

        相貌平平的火贵,却有着一双精明的眼睛。见少爷躺平,他了然一笑,弯腰将手中零零碎碎的罐子、篮子和包袱都搁在了地上:“少爷吃点东西吧。招呼不周,想来也是饿了。”

        “嗯?”

        躺回去的吴少爷这下来精神了。迅速坐起,伸手从篮子里摸出个杂粮窝头大口吞咽。结果没两口噎着了,赶紧又抄起地上的水罐狠灌一气,才将干粮咽下了肚。

        这边火贵不疾不徐,寻了堆干草一屁股坐下:“少爷慢些吃,不急。”

        “哼!”

        口里嚼着人家带来的粮食,吴少爷却毫不领情:“卖主求荣,奸邪之徒!”

        “呵呵。”

        火贵一点都不生气,澹澹应道:“卖主怕是谈不上......各为其主罢了。”

        吴少爷闻言住了嘴,开始埋头啃干粮。方才他也是一时气愤,忍不住喷一句。这会见火贵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他心知再撩拨对方,弄不好就有杀身之祸。

        火贵其实也不在乎这个富家公子哥的态度。他和吴法正拢共没打过两次交道,没什么交情可言。

        他来探望的,主要是吴掌柜。虽说火贵一开始就是带着组织任务去义鑫隆号潜伏的,但吴掌柜长期以来委实对他不错,这算是私人交情。

        所以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火贵提前带着干粮来了。要知道,按规矩肉票到手后,至少要先狠狠饿两三天,将精气神都消磨完了,绑匪才会给予食水。

        就在这时候,几声轻微的咳嗽,吴掌柜醒过来了。见掌柜醒来,吴法正急忙提起水罐,先喂着喝了两口水。

        两口水下肚,吴掌柜顿时精神了,自己捧起水罐又喝了几口。

        短短几口水的功夫,屋中虽然没人说话,但是吴掌柜已然将场面看了个清楚。

        和吴法正不一样。在吴掌柜这种日常处理实务的人眼中,并没有那么仇视火贵。

        或者说,在吴掌柜看来,这次主要是义鑫隆和几股匪伙之间的公仇。

        匪伙当初花了大心思大毅力来埋火贵这个钉子,自己即便没有收留此人,那匪伙也一定会再想办法派人。

        说到底,还是自家篱笆没有扎紧。至于火贵,普通一匪而已。见识过太多人间诡诈的吴掌柜,对火贵有恨意,但没有额外的恨意。

        喝完水,抹把嘴,吴掌柜表情平静地道了谢:“多谢火兄弟送食水了。”

        升级为兄弟的火贵,面对些许嘲讽,脸上带着澹笑,没有在意而是伸出手,拿个窝头递过去:“掌柜的吃点东西。”

        读圣贤书的吴少爷都没有矫情,吴掌柜更不会矫情了,接过窝头就啃了起来。

        大约是觉得距离良心满足还差一些,火贵这时又透露了几句宽慰话:“昨夜两家大王讲好了头寸,义鑫隆的几位头面是跟着广义帮走的。二位莫慌张,有我在,必不致受罪。”

        火贵这么一说,吴掌柜马上明白了接下来的遭遇:他们几个会被广义帮的人马押送到广义帮自己的据点,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什么时候商号把赎银通过中人交到广义帮手中,什么时候自家就能脱困。

        以上这些操作,都是平常不过的流程,在吴掌柜预料中。只不过,他没想到,最终商号的人会被按阶级分离成两伙。

        听明白后,吴掌柜停下了口中咀嚼,抬头问道:“这么说的话,伙计们是要留在这太行山过年了?”

        “然也。”

        火贵掉了一句书袋,然后抖开地上一个花皮包袱,有点献功似的表白道:“细软是没了,不过其余物什大多都在。”

        抖开的包袱里,是一堆零乱物件。

        这些都是吴少爷和吴掌柜的私人物品,包括私人印鉴、笔墨、纸张、书籍在内,全是不起眼的物件。那种看上去就值钱的,譬如打火机和皮靴,早就被人搜刮走了。

        “唉......”

        吴掌柜叹了口气:“有心了。”

        火贵这时候终于感觉自己功德圆满良心不欠费了,于是笑吟吟捡起几张文稿,一边翻看,口中无意识地补充:“二位年上怕是要蹲几天干窑,有这点文字解闷也是好的。”

        “哼。”

        方才又抽空啃了两个窝头的吴少爷,这会实在不想看二五仔的丑恶嘴脸。身子往柴堆上斜躺的同时,口中悠悠地呢喃道:“胸无点墨也翻书,仔细拿倒了。”

        “我说大少爷,您老都这副模样了,还端臭架子?”

        火贵这一下真是被吴少爷的做派给气笑了:“从头到尾都在小看我。”

        说话,火贵抖开一张文稿,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念将起来:“上海棉纺一厂,占地百五十亩,轧花、纺纱、织布一应器物俱全,以煤火之力御使,极尽机巧之能事。此工坊计有纱锭万余,青壮织工千余,月产粗细坯布四千匹,立国之基也。”

        念到这里,火贵悄然住了嘴。

        躺在柴堆上的吴少爷硬忍着没转头。

        事实上他已经惊讶地张大了嘴。他压根没想到火贵这个粗鄙的二五仔居然是识字的......如果吴少爷是穿越的,他会问:这年头匪伙的配置都这么高端了吗?有那么卷吗?

        吴少爷不知道的是,被文稿遮住脸庞的火贵,同样也是崩大了眼珠,一幅见了鬼的样子。

        一目十行往下扫几眼,然后又换一张文稿看。另一张上,打头几行写就的是:其舰长曰二十丈挂零,铁骨木甲,配健勇三百。其内备有将军巨炮七十余门,三里之内洞金裂石。该舰以煤火大力推水而行,可日航百里,曰福建号,军国之器也。

        “咳...咳...”

        屋里突然响起了火贵的咳嗽声。下一刻,涨红了脸的火贵弯下腰,收起包袱,捂着胸口,急匆匆往外间走去:“后...后晌就走...包袱我先帮二位收着,免得被人又抢了。”

        ——————————————————————————

        午后,村口。

        广义帮哈当家率领着弟兄,与太行众好汉作别。

        “好兄弟,一路保重,年后咱们再聚首!”

        “定当赴约!只是年后一事点子硬扎,还望老哥哥仔细筹划!”

        “放心,这回我尽起山中儿郎,定不教兄弟失望!”

        “就盼着与哥哥再联手一回!哈哈,待诸事了解,咱们去天津花差花差一回!”

        “哈哈,定要与兄弟天津一会!”

        一番场面话交待清楚,哈六一声令下,广义帮几十号精骑纷纷打马扬鞭,调转朝向,护卫着中间几辆马车,就此开动。

        和最初义鑫隆车队出发时的规模相比,这次由广义帮组成的马队,马车只有五辆,规模小了许多。

        五辆车,其中有四辆装载的是最后经过筛选的精细货物。余下一辆,里面是吴掌柜、吴少爷以及外号和尚的护卫这三人。

        在之前武火墩一战中,商队伤亡惨重。最后的大爆炸,导致当时站在城门上方的护卫队长吴迁,以及护卫哑巴当场阵亡。

        这样一来,算上护卫和尚,商队也只有三个高层人士得以随车运走。其余那些伙计,都被折价转手给了太行帮。

        队伍出发后并没有沿着太行山脉行动,而是径直上了官道,一路东行。

        由于是全员骑乘,所以行程很快。吴掌柜三人也是意外获得了专车待遇......只不过马车门窗都被篷布严密封了起来,所以乘客只知道车队的大概方向,确定不了具体坐标。

        从易县往东,大约一百五十里便是永清。马队花了一日夜功夫到永清后,改道往北。最终,在第二日傍晚,马队来到了固安和廊坊之间的一处大农庄门外。

        这个位置,在后世已经接近京郊,属于能抓住机会爆炒一拨房价的投机地段。

        而在十七世纪,这里只是一处农庄......事实上,在明末,廊坊周边绝大部分土地,都被皇亲国戚的田庄、皇庄挤占殆尽,京郊早没了自耕农的踪影。

        由哈六亲自上前交涉后不久,庄门大开,大腹便便的薛管事,带着同样彪悍的几十骑护卫,将广义帮人马迎进了庄园。

        能有几十骑“护庄”的庄子,自然不是什么寻常农庄。这一处产业,是专门用来接待广义帮,进而交易销赃之处。其主人,是时任京营副将的阳武侯薛廉。

        比起定国公成国公之类的勋贵大老,薛廉此人在勋贵武臣中只能算是二流档次。

        之所以哈六以往接到的指令是在此地销赃,一是因为薛廉其人爱财,下限低,为了银钱不在乎手段。二是因为薛廉掌管着京营一些兵马,手下多少有一点实力,强于大部分空头勋贵。所以北京站需要拉拢此人,以备关键时刻使用。

        进了庄子,首要自然是验货。

        庄园里的仆人,将马车上的货物一一打开。

        没过多久,大腹便便的管事验看完货物后,不禁哈哈大笑:“哈当家好手段,这些可都是抢手货。”

        “仔细收拾,内里有戳记。”

        “放心好了,都是熟手,出不了差错。”

        就这样,一场短暂的销赃交易完成了。按照以往的程序,这批加盖着义鑫隆戳记的货物,首先会被庄园里的仆人重新清扫换装打包。

        之后,庄园里的护卫会押送货物去京城,利用薛家的商业渠道,将货物销售掉,赚取巨额利润。

        这一系列操作,和交割清楚的哈帮主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哈帮主之前已经从薛管事那里拿到了一叠钞票,两家已然清账。

        至此,哈帮主终于结束了全套“做买卖”的流程。放松下来的广义帮人马,随即被安排到了庄子内部的几处院落里。

        这几处院落是固定用来接待哈帮主和手下的,大家都熟悉内外情况。进驻后,旅途劳累的骑兵们草草用了些酒饭就都休息了。

        下属休息,不代表首领能休息。四下巡视一圈,安排好哨位,检查过肉票关押情况后,哈六仰头看了看挂在天空的明月,打了个哈欠,回到自家院落打了桶冰凉的井水洗了把脸,感觉精神抖擞了,这才回到堂屋。

        堂屋里,已经有五个人在等他了。

        这五个人,分别是红脸膛的二当家图二爷,圆脸的年轻李姓账房,两个骑兵小队长,以及面貌平平无奇的火贵。

        哈六进屋后,先是伸出手,示意大伙不必起身敬礼。然后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微笑着讲道:“我知道大伙都累了,咱们就再坚持一下,先把会开完,明天好好睡一觉。”

        见诸人无异议,下一刻,哈六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宣布,飞虎营第一特勤中队临时会议开始。主持人,中队长哈六,记录,通讯参谋李准基。参会人员,图融,钱x,孙x.....以及天津站特派员,火贵。”

        公布完开场白后,哈六地对圆脸账房说道:“第一项,小李来给大家评估一下此次代号‘断筋’的任务完成情况吧。”

        掌握着野战电台,负责收发报工作的李准基,是上峰规定的特勤中队第二号人物。

        听名字就知道,这位肯定是穿越众一手起名培养出来的死忠流民青年,是帝国精英,掌管着特勤中队的财权和监察权利,身上有着后世部队教导员的影子。

        听到让自己汇报,李准基应一声后,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开始念道:“此次任务的三个目标,按照我这边的评估,首先马戒部全数消灭,第一目标完成率百分百。”

        哈六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嗯,马戒部名为马匪,实则是北边的探子,这次终于引过来做掉了,也算是去了个祸患。”

        李参谋等队长大人总结完,便继续念道:“第二目标义鑫隆商队,有鉴于关键人物哑巴被炸死,所以评估完成率为百分之九十。”

        “第三目标太行帮。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年后顾鸣大概率会带人下山。我本人对达成最终目标持乐观态度。”

        “嗯,总得来说,这次任务完成进度还是不错的。”

        哈六这时候一改土匪老大的形象,努力使用着自己从飞虎营中学到的“官话”来主持会议:“我马上要回天津述职,年后就看老图,李参谋你们的了。”

        真名为图融的特勤队副队长,闻声连连点头:“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哈六想想还是不放心,再次叮嘱道:“莫要在意顾鸣,只需侦查到太行大队人马下山,就即刻往天津发电报,指引大部队来‘牵羊’。”

        说到这里,哈六面带忧色地望向了南方的夜空:“据说大帅派去下南洋插旗立字号的堡子,被土人大王围了,两下里打得惨烈。”

        “再再都缺人啊......”

  https://www.173kxsw.com/22_22049/60160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