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神羽战尊顾远夏婉 > 第1738章 输掉了心理博弈

第1738章 输掉了心理博弈

        顾远和麻仓胜天总算是见面了。

        麻仓胜天此人有一种忧郁的气质。

        他一身阴阳师的服装,就好像是从浮世绘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看起来很年轻。

        但实际上也有一百多岁了。

        只不过从面向上看,竟然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般。

        不过就算是把他当成年轻人,也一样是有那么一丝少年老成。

        麻仓胜天面无表情,既没有微笑也没有愤怒,而是很平静地看着顾远。

        他说道。

        “顾羽林,你知道你该如何去做吗。”

        “如何去做?”

        “是啊,绑架了我的家人,你如何自为呢?”

        “这没有什么自为不自为的,你只需要知道你是不是绑了我的家人。”

        顾远拎了拎手中的麻仓信次,然后说:“嗯,就他。”

        “放开他吧,之后我们再谈事情。”

        “不可能啊。”

        麻仓信次侮辱顾远在先,所以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了他。

        若是把他放了的话,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忍的呢。

        所以说,绝对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事了。

        麻仓胜天说:“你我都是觉醒之人,应该能讲一下规矩的。”

        “我自己就是我的规矩。”

        话已经说出口了,已经摆明了顾远的立场。

        说实话,如果是别的人,那么顾远倒不是不能跟他们商量一下。

        但很显然眼前这个人是不可能的。

        只因为他们是扶桑人。

        在这个情况之下,麻仓胜天又问。

        “顾羽林,放了我的家人,你也知道,麻仓信次可是我们麻仓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他日后也是会撑起相当大的格局。”

        顾远点点头,随后说道。

        “嗯,我知道,但那又如何呢。”

        是啊。

        那又如何。

        如果顾远今天是来跟他们好声好气谈事情的话,顾远宁肯也就不来了。

        在来的时候顾远就已经打定主意不是来好好谈了。

        怎么可能会避免一场战斗呢。

        “顾羽林,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问你,你会乖乖地把我们烈焰谷的那批古书都交出来么。”

        这话才是最关键的。

        对方把古书交出来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交,那只有开打。

        麻仓胜天说:“首先无法证实那古书是你们的,其次当初我们得到这些古书也跟你们烈焰谷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他说的这话是有逻辑的。

        但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在这个时候,顾远根本就不会去考虑对方的话是不是有逻辑,是不是有道理。

        他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按照你的意思,那不就是说,我们除了打一场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么。”

        突然,麻仓胜天怔住了。

        他没有想到顾远竟然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这可真的是让他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了。

        但是既然这么直白,那么麻仓胜天也应该换一个谈话的方式。

        “顾羽林,你是真的想好了不放我的家人么?”

        “拿古书来换。”

        顾远也很清楚,想要让他放了麻仓信次,那就只能拿古书来换。

        这也是顾远来到这里的唯一目的。

        如果不是因为有这种目的,他也不会去想那么多的。

        反正都已经如此了,还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顾羽林,可以换个方式谈谈。”

        “别废话,要么开打,要么把古书拿出来,我也可以保证,如果你打赢我的话,人和古书我都给你留下!”

        顾远是真的不想废话了。

        他都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是有些毛病。

        若不是知道他是麻仓胜天的话,恐怕顾远还以为这是个什么小角色呢。

        眼下,轮到麻仓胜天来选择了。

        他到底是还书呢,还是开打呢。

        似乎每一个选择都会让他觉得非常非常难受吧。

        但是很显然那并不是什么事。

        麻仓胜天则是必须要考虑的。

        开打吗?

        开打的话麻仓胜天能获胜么?

        按照道理来讲,麻仓胜天定然是能获胜的。

        他早就已经觉醒,而顾远则是近期才觉醒的,所以说,麻仓胜天在修为战斗力上是有优势的。

        然而这又要面临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能杀了顾远么。

        很显然不可能。

        顾远又不是一块木头,岂是他说杀就能杀的。

        既然不是个木头,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到了他们觉醒高手的这个范畴里,想要杀死对方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

        打不过难道还不会跑么。

        所以只要杀不死顾远,麻仓胜天这一场就会白打了。

        因为他自己心里很清楚,那样做不但会让自己受伤以及有所损耗,甚至还会危及到麻仓信次的生命。

        在这个时候,根本就容不得他去战斗。

        也根本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

        说话间,顾远已经把羽林剑亮了出来,并且架到麻仓信次的脖子上了。

        此刻麻仓信次可是非常非常害怕。

        因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够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在这个时候,说那些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就看麻仓胜天是如何选择了。

        麻仓胜天一直都特别平静,但是在此刻他却平静不下来了。

        “顾羽林,就算是你这么做之后成功了,你也会成为我们麻仓家族的敌人,何苦呢。”

        顾远点点头。

        “是啊,我知道,但是为了我现在需要的东西,我必须要这么做,你还是别废话了吧。”

        顾远以近乎于最后通牒的方式对麻仓胜天说出这种话,就是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对方能同意那么自然是最好。

        如果不同意,也就没那么多的事了。

        现在就看这个家伙是如何去处理。

        哪怕是成为麻仓家族的敌人也不怕,这确实是让麻仓胜天觉得难搞了。

        虽然麻仓胜天拥有实力,但他真的不愿意打这一场。

        看到麻仓胜天已经开始纠结。

        于是顾远故意动了动刀。

        “你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那我可就要开始了哦。”

        “你……”

        麻仓胜天都没有想到现在主动权竟然在顾远这里。

        其实稍微懂点心理的人便能够看得出来,麻仓胜天在心态上已经是完全被顾远给拿捏了。

        若不是被拿捏,他也用不着这样紧张。

        既然都已经如此了,还说那些干什么呢。

        开打吧。

        麻仓胜天说:“好的顾羽林,既然你非要选择开打,那么我不妨与你过过手,看看到底是你这种新秀厉害,还是我这种老家伙厉害。”

        双方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可是就在他们双方都准备开打的时候,麻仓信次却开始哭喊。

        “家主救我,家主救我啊,我不想死,顾羽林真的准备要杀死我了,家主救我啊。”

        这每一声喊叫都是歇斯底里甚至是让人觉得心痛。

        尤其是麻仓胜天,他在听到之后更是有些舍不得。

        那可是麻仓家族的天才少年啊。

        那可是他们家里培养的未来接班人啊。

        难道真的能就这样被弄死吗。

        虽说现在麻仓胜天还活着,可他总有老死的一天。

        在这个情况之下,他还能如何是好呢。

        未来的麻仓家族难道就不需要人去带领了吗。

        原本都准备出手了,结果麻仓胜天却被麻仓信次的哭喊声给弄得根本就无法战斗。

        最终,麻仓胜天无奈地把脸扭到一边去。

        “好吧顾羽林,你赢了,我把古书给你,你把信次放了吧。”

        终于他还是没能扛过这种心理上的斗争。

        倒也不能说顾远有多么厉害,只能说顾远确实是拿捏到他们的命门了。

        若不是因为如此,恐怕麻仓胜天也就跟顾远打起来了。

        没办法。

        这就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既然对方已经服软,那么顾远也乐见其成。

        “好,只要把古书交出来,我就可以把人放了,很公平。”

        已经不用再有那么多的废话了。

        麻仓胜天马上便命人去书库里把当年弄到手的古书都找了出来。

        这些古书可不光是烈焰谷的那一批,甚至还有许多在江湖上早已经失传的典籍。

        这些典籍,可真的是无价之宝。

        哪怕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拍卖会也不可能给这些古书评估出价格。

        不过不管有多少古书,顾远的眼睛也都注视到了其中一本。

        烈焰仙经下卷!

        终于找到了。

        本来顾远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决定碰碰运气,因为他真的无法确定烈焰仙经的下卷会在这里。

        就是凭借着那么一丢丢的线索顾远找了出来。

        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

        在这个情况下,顾远简直是喜出望外。

        当把那本烈焰仙经的下卷弄到手以后,顾远便准备好了离开,他将麻仓信次随便一推,就推到了对方那边去。

        “人安然无恙地给你了,事情就这么地吧,我先走了。”

        说话间,顾远便要带着服部亚太离开。

        这可真的是潇洒啊。

        绑了对方的人然后大张旗鼓地过来威胁,威胁成功之后又大摇大摆地走。

        不得不说顾远做这件事真的是厉害。

        任谁也不能说他不厉害。

        服部亚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毕竟在服部亚太心里,麻仓家族简直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不管是甲贺流还是伊贺流的忍者,对于他们都必须是非常敬仰,不,不能用敬仰,而是应该用臣服这样的字眼。

        既然地位这么高,那么在服部亚太心里定然也就没有什么想法会觉得麻仓家族能遭遇这种事。

        遭遇就已经是不可想象了,能成功就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可就是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顾远却明明白白地做出来了。

        并且对方还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没办法,这可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服部亚太的内心,真的是非常震惊。

        此刻服部亚太开着车,准备把顾远带回家。

        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们二人还听到了麻仓胜天那刺耳的声音。

        “顾羽林,从此之后,麻仓家族将与你势不两立,阴阳师将与你不共戴天!”

        虽然只是一句喊话,但谁都知道他定然是能够做出实质上的行动。

        服部亚太被这话吓得在车里一个劲颤抖。

        顾远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别怕,有我在。”

        看到顾远那么波澜不惊,服部亚太也只能唏嘘。

        虽然比起别人来说服部亚太也算是比较了解顾远了。

        但他真的没有想到顾远竟然会如此坦荡。

        整件事情发生的过程在顾远这里看来就好像是出门买包烟一样那么简单。

        不管是不是简单,顾远做事也都是这个样子。

        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反倒是眼前烈焰仙经让他眼前一亮。

        他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准备修炼这下卷之中的功法了。

        顾远对服部亚太说:“去你家帮我找个练功房,我可能需要闭关一段时间了。”

        “这……好吧……”

        服部亚太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遵照顾远的吩咐去做事。

        其实他已经害怕让顾远留在自己的家中了。

        但转念一想,自己身为顾远的手下,连命都可以不要,为什么还要害怕这种事呢。

        所以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去想去做。

        大约在三个小时之后,二人回到了服部家族。

        看他们的状态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在顾远看来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服部亚太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经历了一场生死。

        没办法。

        这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毕竟这根本就不是服部亚太自己所能掌控以及理解的范畴,所以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

        顾远倒是一点时间也不想浪费。

        他直接就跑到练功房里准备修炼了。

        毕竟烈焰仙经的下卷对于顾远来说就是如获至宝,他可一点时间都不想浪费。

        现在浪费时间的话,就代表以后他跟关止水的战斗要倾斜一点劣势出来。

        所以不论如何也不可能浪费下去。

        基本上在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去想那么多的事了。

        可是与此同时,麻仓胜天那边却已经如同是炸开锅了。

        此刻,麻仓胜天一改自己的平静,反而是勃然大怒。

        “顾羽林……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麻仓信次跪在地上一个劲道歉:“家主,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怪我啊……”

  https://www.173kxsw.com/48_48744/447092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