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与帝书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遇刺

第二百一十一章 遇刺

        “禁军听令!”

        秦观月一声令下,身后当即有人跪下,韩征威一眼便认出那是禁军重编后新上任的禁军统领曹成虎。

        他惊呆了,他不知道曹成虎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秦观月是不是傻了,居然会动用守卫皇城的禁军。

        这是……造反啊!

        不光韩征威吓到了,楼冰河也根本没想过秦观月敢动用禁军。

        楼冰河先是低声笑,而后便是放声大笑,“秦观月,我虽不喜你,却也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手段最高明的女子,心性计谋皆不输你师父宫越,可没想到你竟会为私情冲动至此。”

        “动用禁军,就是宫越也保不住你。”

        秦观月秀美清冷的脸在火光下映出血色,“禁军统领曹虎听令,楼冰河领兵作乱,刺杀帝师,如同犯上,立刻将其一干人等诛杀!”

        “末将遵命。”曹成虎霍然起身,朝着皇城方向吹起鹿角。

        与战场之上雄浑厚重的号角声不同,鹿角号声尖锐悠扬,却如刺穿长空的箭一般穿透整座皇城,声声催人命。

        这是唯有皇城濒危才会响起的亡国之音,足以在一刻内召集所有禁军。

        ‘“将军!您不拦住他吗!”杨斐急匆匆赶来。

        “军令如山,持令者便是要弑君,禁军也只能听命行事。”

        楼冰河一把抓过他手中弓箭,转身朝城楼拉满长弓,“陛下也该知道自己是在养虎为患了!”

        城楼之上,一道身影刚潜行至挟持青王妃的人身边,还未动手便看见了这一幕,顿时明白楼冰河已看穿他们的动作。

        双方直接交手,那挟持之人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硬是在死前狠狠推了青王妃一把。

        众人大惊,“王妃!”

        “母妃!”越闻天看着坠落城楼的身影全身发冷,恐惧到了极致。

        千钧一发之时,另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城楼之下,那身影迅捷如鬼魅,脚尖轻踏墙基,纵身上跃,瞬间便接住了坠落的青王妃赵舒。

        雷豫等人狂喜,但还没来得及松气,便见楼冰河目光冰冷地移动手中弓箭指向了城墙上的两道身影。

        “拦住他!”岑舞大喝。

        雷豫等人立刻向楼冰河冲去,然而箭已离弦,直刺城楼。

        越闻天什么也没顾上,转身冲到箭飞来的方向,张开了双手。

        “噗嗤——”

        锋利的箭矢刺入血肉里,像利刃割开了布帛,越闻天看着凭空出现在眼前的人,脑海里一片空白。

        啪嗒,啪嗒……

        血一滴滴落下,汇聚在脚下,很快形成了鲜

        红温热的一滩。

        秦观月身子后退着晃了晃,而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她弯着身子,一手颤抖着撑着没倒下,另一只手缓缓捂住了左边心脏的地方,那里贯穿着一支黑色羽箭,从前胸穿至后心,血不断从伤口流下,不过一会就浸透了黑色的衣襟。

        “咳……咳咳!”

        她咳出一口血,眼前阵阵发黑,周围的声音渐渐也远了,只依稀听见有人在声嘶力竭地喊她的名字,却听不清那是谁。

        耳边一切仿佛又静了下来,一道白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停在了她跟前,她用尽力气抬头看了眼,只瞥见了一根白色的剑鞘,和被风吹起的白绫。

        她扯了扯嘴角,向前倒去。

        凭空出现的白衣剑神双眼覆着白绫,却无比准确地伸出手将人接到怀中,而另一只手则缓缓拔出了剑。

        冷白的寒霜渐渐覆盖了脚下的街道和厚厚的城墙,当初发生在钦天鉴前的诡异场景再次重现在众人面前。

        射余毒女上次吃过亏,还心有余悸,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脸上的媚笑都消失殆尽,换成了戒备。

        “越世子,还望您不要轻举妄动,莫要忘了雍州与射余的盟约。”

        “……”

        没人应她,萧声偏头看向跟前从楼冰河射出那一箭后就没动过的少年,脑海里闪过秦观月中箭倒下的画面,又浮现起她的请求,最后上前一步。

        “禁军很快会包围整个皇城,该离开了。”

        “……”

        掺杂着雨声的夜风掠过他的长发和黑衣,留下点点水滴,越闻天背对着他良久,才开口问道,“这也是她欠我的吗?”

        萧声默了默,只道,“她不欠任何人,不要辜负她的牺牲。”

        “牺牲……”

        越闻天低笑一声,带着低沉的讥讽,像暗藏着无比的怒火与恨意,一字一顿道,“我越闻天,从不需要别人的牺牲,更不屑于她秦观月的牺牲!”

        他话音未落,便捡起了地上的剑。

        萧声心中一惊,“你不顾青王妃的命吗!”

        越闻天身形一滞,扭头看向岑舞怀中已经晕过去的青王妃。

        “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也安排好了一切,如果你——”

        “也包括为我挡这一箭吗?”

        萧声一怔,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越闻天却当他是默认了,他看着不远处的白衣剑神和对方怀中生死不知的秦观月,而后缓缓转身走到了岑舞面前,轻轻接过昏迷的青王妃。

        “出城。”他说。

        岑舞见他冷静的诡异,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对峙的二人,和另一个生死不知的人,脑海里闪过方才令人震撼的挡箭一幕,最终点了点头。

        萧声抬手吹出一道悠长的鸟鸣声,半开的城门彻底打开来。

        岑舞见他跟上来,不由一惊,“你要跟我们走?”

        萧声点头,“送你们进入雍州我便会离开。”

        几人闻言不由心情复杂起来,刚得知当年越氏灭门案的阵仗,他们本该恨毒秦观月,可眼下却也是秦观月用了命护送他们出城。

        她与雷豫等人的命不算什么,可少主与王妃却是雍州的未来,他们不得不承这份情。若是将秦观月丢下,一走了之,未免忘恩负义,可要回头去救她……

        她看向自己的少主,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恩与怨,爱与恨,从此,这二人之间再也说不清了,也再也不可能重新走到一起了……

        一行人迅速穿过城门,萧声最后驻足看了一眼白衣剑神怀中的秦观月,握紧了剑,向潜伏的人发出了暗号。

        随着一声鸟鸣,厚重的城门缓缓关上。

        此刻子时已过,楼冰河眼看着越闻天等人出了城门,目光落在眼前的白衣剑神身上,心知今晚是抓不了任何一人。

        不过他并不急,秦观月已经完全暴露,陛下不会再信她,她将从万人之上的帝师一位跌落到尘埃,最终死在大羲帝王手下,不过早晚而已。

        他后退了一步,霜寒洲领会了意思,负起剑,身形一动,便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众人面前。

        同一时刻,有人跑来禀报。

        “将军!皇宫生变,陛下遇刺,重伤昏迷!”

        楼冰河脸色一变,立刻转身,“进宫!”

        那人却面露难色,“将军,您现在进不了皇宫……”

        楼冰河面露不耐,“羽林卫不敢拦我。”

        “是太子下的旨意,说是陛下遇刺一事与您有关,眼下禁军已经围了整个皇宫和将军府了……”

        “禁军……”

        楼冰河猛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大变,“御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https://www.173kxsw.com/52_52647/49908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