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医品狂妃又娇又飒 > 第十一章 刑讯逼供

第十一章 刑讯逼供

        “词倒是新鲜,”皇上笑道:“你就别卖关子了。”

        黎素感受着身侧那抹清浅的目光,侃侃而谈道:“知道是她不难,案发时她是唯一一个在现场的人,且房中只她一人,所以她的嫌疑最大。至于她的事……”

        她看了一眼凌寂,想在他脸上找到好奇的神色,却只看见他淡然的目光和不易察觉的鼓励。

        黎素轻轻一笑,随即昂首挺胸,周身气场蓦然一变,严肃、冷静、自信、专业。

        “她容貌不出十五岁,能在皇上最爱的妃子身边做贴身丫鬟说明在宫中资历不短,可见很小就被卖进宫……”

        “……在我问她问题的时候,又从她袖口处无意间露出来的胳膊上发现新旧交叠的伤痕。”

        “她是宠妃的贴身宫女,敢把她打成这样的只有一人。”

        她声音沉稳,眼中睿智烨烨生辉,如明珠璀璨。

        “可即使这样也不能说明她就是凶手啊!”李太医反驳。

        黎素嗤笑:“你是小妾睡多了连带脑子都喷出去了吗?我问她问题的时候,她不是已经答了吗?”她继续正色道:“而且还有最后一点,她身穿粉红头戴珠翠,比其他丫鬟打扮的都娇艳,可见居心。”

        黎素看向皇上,戏谑道:“怕是她就等着圣上垂青呢。”

        不等回答又自顾自的解析:“我先是提些无关痛痒关于颜色类的问题让她大脑产生惯性,致使她能脱口而出我要的答案,在她发现失言后惊惧万分之下以共情的姿态摧毁她的心里防线,最后就是诱哄她说出身后之人。”

        李太医不屑道:“照你这么说,她身后的人就是一个小太监?可笑!”

        黎素气势一收,不屑的瞟了他一眼:“我根本也没指望能从她这挖出什么人,一个冲锋陷阵的小宫女能知道什么。”

        话音刚落,小福子就被带了进来。

        黎素一反对待宫女的态度,自梳妆台上拿起妆刀蹲在他面前。

        小太监一脸苍白抖如筛糠,连脸都不敢抬。

        黎素神情冷漠,利落的按住他一只手,“我没兴趣跟你绕弯子,我问你答,答错一遍我便割你一根手指让你自己吃下去,你考虑好再开口。”

        她舔了舔唇,眼中有嗜血的热烈,“谁指使你干的。”语气平静,平静到近乎听不出是疑问句。

        “您,您说什么我听不……啊!”

        撕心的惨叫,让人闻之便泛起冷汗。

        而殿中所有人也都被她眼睛都不眨就割人手指的举动惊的瞪大双眼。

        黎素淡然的拿起那根割下的手指放在眼前端详,随即单手捏住小福子的下巴把断指塞了进去。

        小福子拼命挣扎,“噗”的一下吐了出来,惊骇的哀嚎。

        黎素置若罔闻,再次用平静的声音问:“谁,指使你的。”

        小福子满地打滚,哀嚎着不答话,却怎么都挣脱不开被按住的手,腿下一片水渍,俨然已经惊痛的失禁。

        黎素再次举起手中妆刀猛然向下挥。

        “我说!”

        “黎素!”

        两个声音,一个出自小福子,一个是凌寂。

        黎素淡淡瞟了凌寂一眼,转而看向小福子,“说!”

        小福子疼的汗如雨下,连两腮的肌肉都跟着乱颤,他紧紧的咬住唇,看向御座下方的刘院首,却好像下了狠心一般,用力的闭上眼睛道:“是奴才自己的主意,跟别人无关。”

        黎素挑了挑眉,笑道:“你干的?你好大的能耐啊,能进皇室药库偷药引,甚至还能配出勾魂引,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就是我干的!”小福子豁出去了,“我本是死去静妃的贴身奴才,因娘娘得罪怡妃被她用毒药害死了,我是替主报仇!”

        黎素哈哈大笑,“好一个忠心的奴才,可你还是没告诉我,勾魂引是哪来的。”

        “我……我趁库房守门太监不备偷出药引,又溜进藏书阁翻医书查到的。”

        黎素冷笑一声,还待再问,却听皇上一声爆喝:“大胆奴才,竟敢谋害皇妃,来人,给朕拉下去五马分尸!”

        黎素一愣,“皇上信了?”

        皇上怒不可歇,“他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疑问?连同那个宫女,给朕一起拉下去处死!”

        只要碰到怡妃的事,皇帝的理智从来不在线。

        黎素目光转向刘院首,只见他既紧张又阴狠的盯着小福子,眼中有威胁之意。

        她知道今天是问不出来结果了。

        也罢,她做活从来也不需要什么证据。

        闹剧落幕,皇帝还坐在龙椅上运气。

        黎素道:“皇上,我算自证清白了吗?”

        皇上缓了缓气道:“是朕冤枉了你,能揪出下毒之人是你的功劳,但你御前动武不听发落也是欺君之罪,功过相抵这事就过去吧。以后照旧来给怡妃医病,别忘了你还有个一月之期。”

        黎素都快气笑了,合着她都差点在线荷官重新发牌了,又口干舌燥忙活了这半天,最后就回到原点?

        她特么劳心劳力折腾了个寂寞是吧!

        可面对这么个昏庸的皇帝,就算再争执下去也无济于事。

        黎素垂下眼睑掩住眸中精光,从善如流道:“那皇上就静候佳音吧。”

        说罢便走了出去。

        伤口的疼痛让她难得的步伐缓慢,衣裙上多处被血浸透,看起来就像刚从战场上下来。

        她再次厌恶的吐槽原主身体,“妈的,还不如只弱鸡!”

        忽然鼻尖传来一阵淡淡的檀香,余光扫到那朵月白。

        “寂大神仙,有什么指教明天再说吧。”

        她是真的累了,精疲力尽。

        “还能走吗?要不要叫人扶你?”

        “不用。”黎素想都没想就拒绝。

        她是累了不是废了。

        清浅叹息,“何必逞强,随我一同乘轿辇回去吧。”

        黎素顿住脚步,倏尔转头问道:“凌寂,今次相救也是你所谓的渡吗?”

        甘冒风险,惹皇帝恼怒忌惮,就只是渡吗?

        “是……”凌寂望着她,眼中有大爱众生的慈悲,“渡你看透爱恨嗔痴,去三清净土。”

  https://www.173kxsw.com/53_53167/398347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