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医品狂妃又娇又飒 > 第四十八章 往事

第四十八章 往事

        庄文卿若无其事的笑道:“有所指倒不至于,不过素素确实该感谢我才是。”

        黎素挑了挑眉梢:“我感谢你什么?”

        庄文卿放下筷子,拿起茶杯抿了口茶道:“今日小生被姑娘逼的,不得不拿出那布条,与圣上奏陈之下多次为寂王府解围,难道当不得素素一句感谢吗?”

        黎素眼中光芒一闪,“你为寂王府解什么围了?”

        庄文卿听了此话,隔空点了点她道:“你啊,没良心。我如此落力周旋,你竟不领情。”

        黎素垂下目光,也不装傻了,直白道:“那是因为寂王府本就清白。”

        庄文卿一笑,拿着茶杯在指尖转来转去,“寂王府是清白,可你呢?”

        黎素终于放下筷子,往椅背上一靠,轻轻点着桌面问:“你想说什么?”

        庄文卿抬起他那双桃花眼,望着她道:“素素别急,小生并无恶意。只是想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一二。”

        黎素舔了舔唇,一时拿捏不好是索性承认了把话挑明呢,还是继续与他云山雾罩的聊下去。

        半晌她道:“我只是奉旨协同办案,应该没什么事需要劳动大理寺少卿帮助的吧。”

        庄文卿一笑,用茶盖一下下抹着杯里的茶沫道:“素素还是信不过我。小生的诚心感召日月,否则也不会殿前周旋,带大家一次次从寂王府转移视线,扩怀疑范围。”

        黎素深深的打量他,沉默不语。

        “哎……”庄文卿往后一靠,抬起双臂横放在椅背上,一副开诚布公的姿态,“看来不说出点真东西,素素是不会相信在下了。”

        黎素一乐,这么一会功夫他都换了好几个自称了。

        公子,大人,小生,在下。

        这人怎么这么贫呢。

        黎素吊儿郎当的拿起茶杯呷了一口道:“那就别藏着掖着啦,我只给你三句话的机会。”

        庄文卿斜眼睨她,“素素就这么绝情?”

        黎素伸出一根手指:“一。”

        “我可是带着诚意来的……”

        “二。”

        “长公主府的那把火,是我叫人放的。”

        “s……什么?!”黎素一愣,硬生生把那个三咽下去一半。

        庄文卿被她的样子逗的一乐,重复道:“我说,长公主府的那把火,”他指了指自己,“我叫人放的。不知这么说,可否博得素素信任?”

        黎素微微眯起眼睛:“为什么?”

        “你是问为什么这么做,还是问为什么帮你?”

        “废话,”黎素白了他一眼,呵斥道:“这俩不一个意思吗?”

        庄文卿笑道:“这么说,素素是承认郡主是你动的手了?”

        黎素沉下脸,冷冷的道:“你诈我?”

        顷刻间,自她眼中迸发出强大的杀气。

        “不不不,”庄文卿赶紧摆手道:“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在下都已经给你透底了,你要再没点实话,也太不够诚意了。”

        黎素不为所动,仍是冷然道:“现在你知道了,之后呢?”

        庄文卿笑了笑,随后不知怎的,竟止不住的咳了起来。

        黎素看了他半晌,最后无奈的帮他续上了茶,推到面前道:“和口茶压压吧,你这身子也是个赔钱货,得钱治了。”

        庄文卿喝了两口,渐渐止了咳嗽道:“素素果然是神医再世,只看了两眼便知道小生身子不好。”

        黎素道:“别废话,回答问题。”

        庄文卿笑道:“之后还能怎样,自然是帮你。”

        “为何要帮我?”

        “小生不是说过吗,谁让咱俩是青梅竹马呢……”

        黎素把茶杯往桌上一放,发出“咚”的一声,“你给我适可而止,这说正事呢!”

        庄文卿双手摊开,开诚布公的样子,“我这样像开玩笑吗?”

        黎素眯起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庄文卿摇头,无奈的道:“确实是因为青梅竹马的情义和……家父与黎伯伯同窗一场之情。”

        向来四六不靠的人,眼中竟浮现一丝认真,让黎素都不免动摇。

        “真的?我却很好奇到底是多深的交情,才能使得你居然可以为我做出此等瞒天过海之事。我杀的可是个郡主,不是母猪。”

        庄文卿哈哈一笑,“素素,我发现你,太有趣了。怎么你醒后竟是这个样子?到底随了谁啊?黎伯伯和伯母可都是严谨的人啊。”

        黎素敲了敲桌子,“说正事!”

        “好好,说正事。”庄文卿笑的歇了好一会,等心绪平静了才道:“你刚醒恐怕还不知道。当年家父和黎伯伯并称苍云双贤,只这个称号,你就该知道,他们是多好的情谊。”

        黎素没做声,她是真不知道!鬼才知道!

        庄文卿道:“因着这层关系,我自小便经常随父亲到黎府上玩,所以我说与你的青梅竹马,也不完全是逗你。只不过你小时候心智尚不健全,除了会流着口水找我要糖吃,也没什么交情了。”

        黎素翻了个白眼。

        “只是到底是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即便没有交流也是当做妹妹一样看待的,何况你长得有这么……嗯,标致。”

        黎素只好再敲了敲桌子,提醒道:“说正题!”

        庄文卿从善如流的一笑,“好,说正题。”

        他渐渐收起玩世不恭的笑意,沉声道:“当黎伯伯的事爆发后,家父无论如何是不信的,还给陛下上了奏疏,企图为黎伯伯洗脱冤屈,奈何皇帝盛怒,又有太子推波助澜,最终石沉大海。”

        黎素皱眉道:“这里面还有凌御的事?”

        对于原主家中的一切,她始终都置身事外,觉得这个家世给她带来的除了诟病就是指摘,她的种种坎坷也归结于丞相父亲的获罪。现下听来,好似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庄文卿笑了笑,“你不会以为只皇上一人就有那么大决心铲除一位朝堂重臣吧?”他叹了口气,“陛下……你醒后应该也看出来了,是个……亲和之人。”

        黎素笑了,这人用词还真是恰当。亲和之人?就是个昏君!

        她见到皇上第一面的时候,虽非正式场合,却也是当着文武百官,就堂而皇之的带着怡妃上殿。之后,更是除了上朝之外,日日都守在永和宫。

        亲和?

        亲和大发了简直!

  https://www.173kxsw.com/53_53167/415521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