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医品狂妃又娇又飒 > 第五十章 一见如故

第五十章 一见如故

        庄文卿不禁感叹一句:“默契。”随即又道:“既然你都打算好了,那咱们就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流风锦的事已经抹平了,视线也转移到了长公主府,刚好可以借机使力,顺手把偷锦缎的事扣在刘院首头上。”

        “但还有一个地方不够严谨,”黎素道:“刘院首现下必然已经躲了起来,怎么才能把他引出来呢?”

        庄文卿斜斜的睨她一眼,不紧不慢的道:“你再想想,只有一个么?”

        黎素一怔,“什么?”

        “我是说,只有一个地方不严谨么?就你这计划,引出刘院首倒是其次,最大的漏洞是刘院首一个太医,他如何能举起屠刀把澄阳斩首,还切的那么干净?”

        黎素笑了笑,胸有成竹的道:“你怕是脑残了吧,你也说了他是太医,太医最了如指掌的是什么?是人体的骨骼,是穴位!他爬到院首这个职位,最熟读的就是医书,身为男子掌握了这些手段,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再说,颈椎不同于其他部位,砍个头,只要家伙锋利点,谁都能做的干净。”

        庄文卿道:“就算你说的在理,那动机呢?他在落魄之时是郡主收留了他,他们还有共同的敌人,刘院首有什么理由谋杀恩主?”

        黎素沉默不语,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桌子,半晌道:“若是澄阳先有害人之心呢?”

        庄文卿眯起眼睛,“你是说,郡主卸磨杀驴?”

        “就是如此!”黎素一拍桌子,“他们先是合谋害我,在事成之后,刘院首再无利用价值,加之他是皇上下旨贬斥的罪臣,为避免麻烦,澄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

        她松弛的抱着臂靠在椅子上,“反正澄阳已死,死无对证!”

        庄文卿摸了摸下巴道:“想法倒是挺好,可还是那句话,证据呢?就算是个伪证,你也得拿出点真东西吧?”

        黎素不怀好意的一笑,“证据嘛……那就要靠我们风流倜傥的大理寺少卿趁没人的时候想想办法咯。”

        庄文卿无奈的摇了摇头,“难为你把这么重要的活交给了我。”

        黎素严肃道:“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

        庄文卿有样学样的回道:“我谢谢组织!”

        两人相视一笑,庄文卿又道:“那么回到刚才的话题,如何引出刘院首?”

        黎素仰头望天,用手指一下下的点着下巴,“唔……”

        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庄文卿被她的形容逗的忍俊不禁,纵容道:“算了,这事还是让小的费神吧,姑娘您就擎等着吃现成的就好。”

        黎素等的就是这句话,赶紧抱拳道:“那就拜托壮士了!”

        庄文卿打趣道:“怎么,现在知道小生的好了?方才是谁啊,任凭小生说破嘴皮子都不信。”

        黎素一咬唇,做无辜状道:“那不是不知道前因后果嘛,咱俩毕竟不熟,我总要给自己留两分余地吧。”

        庄文卿一乐,夸张的道:“还不熟呐,我可是连你身上的胎记都说出来了!”

        “你你你闭嘴!”黎素赶紧制止他,“我可告诉你啊,以后这事你少拿出来提,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真有什么呢。我好歹也是个大姑娘,以后还要嫁人的。”

        庄文卿道:“嫁人?那简单啊,直接嫁我算了。你瞧,咱俩家世相当门当户对,你芙蓉泣露,我貌似潘安。你身手超群,我文采飞扬……”

        “你快得了,”黎素道:“说不了两句就没个正经。”

        或许是因为原主的脑海里对庄文卿还有些印象,也或许是他在讲往事时深切的憾然,让黎素觉得与他自然的亲近,就像是多年老友,一朝聚首感情依然。可他们分明才相识了没几天。

        两人絮絮叨叨,着调不着调的说了半天,再回神时已至傍晚。

        黎素擦了擦嘴,准备走人。

        庄文卿意犹未尽的道:“这个时辰回去也是晚膳,不如咱俩在这连着晚膳一起吃完算了。”

        黎素斜了他一眼,“要不要连明日早膳都一起用了?”

        庄文卿道:“素素若是能这么想,那当然再好不过。”

        黎素一甩擦嘴的帕子,“贫吧你就!赶紧别啰嗦了,快点各回各家吧。别忘了你还有一堆下集预告要做呢。”

        庄文卿装腔作势的叹了口气,跟着她往外走:“哎,为伊消得人憔悴。”

        黎素接了一句:“希望你衣带渐宽终不悔。”

        行至酒楼门口,庄文卿突然停住,问道:“你怎么突然就醒了?”

        黎素瞳仁猛地缩了一下,随即不着四六的怼了一句:“因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吧,我怎么知道。”

        说罢,便转身离去。

        她走的不慌不忙,可只有自己知道,现在的步伐比平时快了些许。

        除了凌寂外,她不准备将这件事让任何人知道。毕竟借尸还魂这么玄妙的事,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即便是一见如故的庄文卿,也不可以。

        自古以来,鬼神之说大多没有好下场。她还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准备多活几年。

        脑子里纷纷乱乱想得入神,不知不觉便走回了王府。

        忽闻远处清澈的声音响起,“你去哪了?”

        黎素脚步一顿,这才回神。看着树荫下的那抹白,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还记得之前的不欢而散。

        说来也怪,他们二人从相识便始终纠缠,一直大起大落。

        远了不提,就说最近。

        先是自己跟他酒后表了白,还在不尴不尬的等着答案的时候,便出了澄阳的事,继而大吵一架降入冰点,随即便是御书房他惊人之言,要一力承担,现下又一副冷然的态度问她去了哪。

        如此这般高低起伏吐信吊胆下来,简直就是一幅股市波浪图!

        黎素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回道:“我去了哪还要向寂王爷报备不成?”

        凌寂垂目默了半晌,道:“目下你正处于风口浪尖,还是不要多在外逗留才是。”

        黎素不以为然的道:“怎么,寂王爷又要开始教训我了么?”

  https://www.173kxsw.com/53_53167/415586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