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医品狂妃又娇又飒 > 第六十六章 选定师父

第六十六章 选定师父

        “卧槽!”黎素一惊:“你酒精过敏?”

        庄文卿呼吸越来越重,嘴角噙的笑意却半点未减,打趣的道:“酒精是什么?但每次喝酒都会浑身起红疹倒是真的。”

        “哇去!你还真是舍命陪君子!”

        黎素说完,再也不敢耽误下去,过敏这种症状一个不小心可是会要命的。

        从庄文卿兜里强制把银子拿出来付了账,便用酒楼提供的马车去了太师府。

        门口护院一看自家公子成了这个德行,简直吓的魂飞魄散,一院子丫鬟管家手忙脚乱。

        不知道是太师府什么位份的中年女子连跑带颠的过来,进门就拉着已经躺床上的庄文卿开始哭,一头发的金银首饰稀里哗啦往下掉,劈头盖脸的砸了庄文卿一脸。

        “太医传太医了没?哎呀,我的卿卿,你可受苦了呀!”

        黎素听着这一声肉麻致死的称呼,差点没吐出来。

        庄文卿好像对此女子的夸张表达手法已经见怪不怪了,揉了揉被砸红的鼻梁子道:“娘亲,你控制一下,儿子还没死呢。”

        “快快死了不是?”说着又回头大喝:“到底叫太医了没啊!”

        黎素本来在旁看戏的开心,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呃庄伯母,令郎的过敏小女就能治好,就没必要请太医了吧?而就我目测令郎的病症暂且与性命无碍,短期内怕是死不了。”

        庄夫人这才主意到旁边还站了一个,转头一看诧异道:“素素?你怎么会在这?”

        黎素抽了抽嘴角,是不是太师府的人都这么自来熟啊?

        庄夫人擦了擦眼泪:“看到你又像个正常人一样说话,伯母真是太高兴了。若是你母亲还活着,一定会开心的连放十天烟花酬神的。”

        唔

        竟是认识的?

        也对,黎府和庄府世交,她和庄文卿都是青梅竹马了,别说两家的夫人。

        黎素打量了庄夫人一眼,总算知道庄文卿一双桃花眼随了谁。别看庄夫人已入中年,可这半老徐娘的风韵,真是迷瞎了别人的眼。

        就是这表达情绪的状态和用词,颇叫她接受无能。

        黎素笑道:“庄伯母有礼,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准备先给令郎治过敏症,之后在与您叙旧可好?”

        庄夫人满脸怀疑,并且不做任何掩饰的问:“你?你行吗?以前也没听黎府谁会治病啊!”

        庄文卿戒话道:“娘,如今的素素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您要不想给孩儿准备棺材,就先带人出去吧。”

        庄夫人半信半疑的带人出了房,临关门前,还一副猥琐的样子扒着门道:“儿砸,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喊一声,娘就在外面候着。”

        黎素抽了抽嘴角,感觉自己不是来治病的,更像是来绑架的。

        庄文卿无奈的笑笑,跟黎素解释:“我娘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别介意。”

        黎素搬了个凳子坐到庄文卿床前,淡定自若的道:“伯母能在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清纯可爱的如少女一般,可见太师夫妇十分恩爱。”

        她不紧不慢的给庄文卿号了号脉,又回到桌前提笔写了个方子道:“你这过敏症是没办法祛根的,我先开个方子给你吃,解了现下的燃眉之急要紧,再配合一套针灸疗法,加速药物渗透,很快便好了。”

        说着,就拿着方子去开门,怎料甫一开门,庄夫人一下就冲了进来,差点没摔个狗啃泥。

        黎素看着一脸尴尬的庄夫人,似笑非笑的道:“伯母好身手,如此突然之下,还能保证不四脚朝天,佩服佩服。”

        庄夫人故作淡定的站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衫道:“嗯,伯母厉害的地方还有许多,素素也可以学着点。”

        黎素被逗的一乐,越发喜欢庄夫人的性格,把手里的方子递给她道:“叫下人去抓药吧。”

        庄夫人接过方子,煞有其事的一目十行看完,点头道:“素素果然医术了得。”说罢,便出去准备。

        黎素一呆,愣愣的问庄文卿:“伯母懂医?”

        庄文卿笑道:“不懂。”

        “那她这是”

        “装懂。”

        这下黎素真是忍不住了,捧腹大笑,庄府还真是遍地人才啊。

        等煎药的功夫,庄文卿又跟黎素分析起了朝中局势。

        “要说最后一位白阁老嘛,我却看不透。他乃三朝元老,即便已经退出朝堂纷争,却影响和地位犹在,门生遍布天下。”庄文卿一顿:“我说这天下是指不仅苍云一国。”

        “哦?”黎素来了兴趣。

        “他门下学子人才济济,但流落到别国的门生,几乎都因无意于功名”

        黎素打断:“还有不在乎功名的学子?不是说习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吗?”

        庄文卿一笑:“话是不错,可别说他那些门生,便是他自己都是个已散仙自诩的人物。这便是我说的看不懂他了。白阁老为人圆滑,左右逢源,油滑的像只泥鳅。历经三朝,中间多少大风大浪仍屹立不倒,虽早早退出内阁,却还有如此影响力,由此可见,此人多厉害,你猜也能猜到。”

        黎素从小厮手里接过煎好的药,递了过去。

        庄文卿眉头都没皱一下便喝了下去,好似已经喝惯了一般。

        黎素又找人要了一套银针,找准穴位扎在他虎口处。

        “嗯,确实不简单。”

        庄文卿任她施为,不紧不慢的分析:“我估摸着以你这性子,杨阁老估计是没戏了,若是真想拜师,我建议你还是投秦阁老门下,人好相处些,朝中势力还大。”

        黎素笑了笑,颇神秘的道:“你怎么不说白阁老?”

        庄文卿一怔:“你想投白阁老?”

        黎素做了个漂亮的结尾,一收针,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有何不可?”

        庄文卿沉吟了片刻道:“也不是不行只不过白阁老虽油滑,却从未收过女弟子。”他忽然一顿,叹道:“嗐,这几个大人物谁也没收过。不知道你骤然去拜师,行不行得通。”

  https://www.173kxsw.com/53_53167/417126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