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大乾佛主 > 第1192章 初见(二更)

第1192章 初见(二更)

        法空缓缓道:“地藏空行咒别有玄妙。”

        这也是那瘦小青年能够越来越强的根本,他借用的便是地藏空行咒的力量。

        这力量让他不断的突破极限,越来越强,而回春咒与清心咒则让他能够驾驭住这股力量。

        回春咒也在迅速的恢复他伤势。

        三者配合之下,令瘦小青年发挥出了自身两倍的力量,成功逃走。

        “我们要过去吗?”

        “不急。”法空道。

        李莺道:“跑很远过去找他,太麻烦了吧?”

        她不怀疑法空能追到那瘦小青年,毕竟已经沾染了他的佛咒,自然会被他感应到。

        所以他是逃不出法空的感应。

        法空摇头:“他没有跑远,还在云京城内。”

        李莺惊奇的道:“他竟然没跑出云京?”

        “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法空笑了笑:“他可能有藏身之处。”

        “还真是厉害。”李莺道:“他不会被发现?”

        法空缓缓摇头。

        从天眼通所看到的情形,他是彻底摆脱了城卫军的追踪,不仅仅是那八个,还有隐在暗处的城卫军,都被他甩掉。

        他确实别有奇术,脱身的本事当真是一绝,法空看了都觉得赞叹。

        如果同样的修为,自己没有他这般脱身与隐匿的本事,可谓是奇术。

        李莺道:“这确实是个人物!”

        她明眸熠熠,若有所思。

        法空一眼看破了她的心思,道:“你想将他吸纳进绿衣司?”

        “有这个可能吗?”李莺问。

        法空摇头。

        李莺蹙起黛眉:“为何没有?他这次差点儿死在城卫军手上,对大云朝廷应该很仇恨了吧?”

        法空道:“恰恰相反,他并没有仇恨。”

        李莺疑惑。

        法空道:“他是贼,是偷大云皇宫的宝物,被城卫军差点儿打死,他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并不涉及仇恨与恩怨。”

        李莺黛眉蹙得更紧。

        法空微笑道:“这便是他的理念。”

        “古怪。”李莺摇头。

        虽然法空与她并没有与这瘦小青年交流过,没有说过话她却不怀疑法空的判断。

        她沉吟道:“有没有办法以利诱惑?”

        大寇嘛,为的就是钱财,否则何必去偷。

        法空摇摇头。

        李莺蹙眉瞪向他。

        法空笑道:“他偷东西不是因为贪心,而是因为有偷的瘾,寻求刺激。”

        “真是个怪人。”李莺哼道。

        法空道:“他偷的不是东西,而是一种感觉,一种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刺激。”

        “这么说来还真没办法招揽他了?”李莺不甘心的道:“总有弱点的。”

        法空笑道:“他的这个瘾,就是弱点。”

        李莺道:“难道要把他逮住,不让他动弹,让他受不住手痒?”

        法空失笑道:“这一招够毒。”

        李莺道:“那……让他偷情报?”

        法空缓缓点头:“偷取皇宫大内的情报,甚至四大宗的情报,是不是够刺激?”

        李莺慢慢点头:“给他一种奖励机制,盗得的情报越重要,收获越大,当成一种交易,而不涉及朝廷的恩怨。”

        法空微笑。

        “他真能受招揽?”李莺道。

        法空笑道:“不妨一试,先从这个佛像开始,他最喜欢的是银子,用银子买下这个佛像,再用银子买他盗得的情报,应该就差不多了,……每一份情报不需要太多的银子,只需要有差别就好。”

        李莺慢慢点头。

        她最终明眸盯住了法空,一眨不眨,眼波清光流转,眸子如梦如幻。

        法空平静看她。

        李莺感慨道:“有你在的话,绿衣司恐怕真就无敌于天下了。”

        法空微笑。

        李莺摇摇头道:“你不该当和尚,应该来绿衣司当司正的。”

        法空失笑。

        “也是,”李莺道:“绿衣司的庙太小,没办法容下你这尊大佛啊。”

        法空道:“绿衣司有你在,已经足矣。”

        “我原本觉得自己做得不错。”李莺道:“可是现在才知道差距有多大!”

        她与法空一起行事之后,才能亲身体会到绝望,体会到甚么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说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是有些夸张,但他的路数确实是往这上面走。

        好像世间没有任何事能难得住他,没有任何事能瞒得过他。

        他这么下去,即使不成佛,也像佛了。

        法空道:“我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对即将到来的大战是无可奈何。”

        蛟龙的镇压已经不成问题。

        尤其是新创的阵法渐渐纯熟之后,未来就变得很稳定,能稳稳的重创蛟龙。

        现在只需要把众人的担忧扩大,从而凝聚更多的愿力,便能收割功德。

        功德一高,自己的金刚不坏神功也就更强,同时也能提升自己神通的威力。

        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修为到什么程度以及能发挥出多大的威能就很难预测了。

        至少天眼通是看不出来的。

        李莺道:“你也没必要管得太多,天下大势,随波逐流即可。”

        她双眸闪光。

        一旦全面开战,便是六道的大好机会,便是自己大好的机会。

        法空看看她,摇摇头不说话。

        ——

        蒋丰饶静静坐在一个小院的角落里,欣赏着墙根下的簌簌青竹。

        清晨的微风既清凉又湿润,吹在脸上凉沁沁的,沁意直钻到心脾之中。

        青竹被晨风吹得轻晃,簌簌作响。

        他懒洋洋的瘫在躺椅中,慢慢回想着先前的一幕一幕,尤其是昨天的那一幕。

        几乎就是必死无疑,那八个家伙根本不是捉自己,而是杀自己的。

        看来他们是恨自己入骨。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那三道从天而降的力量,自己确实必死无疑。

        但到底是谁救的自己?

        直到现在仍没现身,是因为不求自己回报呢,还是没能找到自己?

        自己这间院子确实别有玄妙,是因为自己当初偷过的宝物能够隐匿气息与气机。

        气息的隐匿这很好理解,就是自身大宗师的气势,几乎是不可掩藏的,这宝物却能隐藏。

        气机则比较玄妙,是一种独特的力量,是超脱于武学范畴的力量。

        武林中人几乎不会讲什么气机,唯有天罡宫及其他一些神神叨叨的宗门才会讲这个。

        可有时候武林高手千防万防,就是没能防得住这气机的泄露。

        而自己所盗得的神塔,能够同时隐藏气机与气息,可谓是天下罕有的奇宝。

        有了这宝物在,自己这间院子便是世间最安全的存在,谁也发一不了自己!

        可能那位恩人也因此找不到自己吧。

        蒋丰饶摇摇头。

        可惜只能对不起恩人了,自己现在还不能现身不能离开这间小院。

        至少一个月内是不能离开的。

        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城卫军那些鹰犬不耐烦,逐渐失去了耐心,不再紧追不舍了。

        当然这也要看自己偷的佛像到底宝贵到什么程度,是不是非追到不可。

        但凡被自己盗得的宝物,几乎是不可能被追回去的,他们应该有这个准备才对。

        如果接受了这个现实,再愤怒再不甘心,也不可能一直追自己不舍,毕竟城卫军的事务繁剧,容不得这么浪费。

        他漫不经心的思索着,眼角忽然一闪。

        他猛的跃起,便要蹿开。

        身形却忽然一滞,然后凝固在原地不能动,保持着躬腰跃起前的姿态。

        他眼前飘落下来一个青年和尚与一个绝美的玄袍少女,让他瞪大眼睛。

        这一队组合很怪异。

        青年和尚一袭紫金袈裟,在阳光之中闪闪放光,佛家的威仪尽显。

        青年和尚相貌平平,却给人一种心静神宁之感。

        他好像一株树静静挺立,即使被风吹动,仍给人稳定宁静之感。

        玄袍女子莹白的瓜子脸,凤眸琼鼻,顾盼之间风华绝代,容光炫目不能直视。

        他想张嘴说话,却发现动弹不得。

        自己从没见过这般人物,如果见过一定能记住,他们竟然找到自己!

        难道是禁宫供奉,据自己所知,禁宫确实从外面找了一些奇人异士当供奉。

        “阿弥陀佛,”法空合什:“贫僧法空。”

        蒋丰饶眼睛瞪得更大。

        法空一拂长袖,微笑道:“打扰了。”

        蒋丰饶身子动一下,恢复站立,忙合什道:“是大师救的我?”

        自己伤势恢复得太离奇,远胜过灵丹妙药。

        要知道自己的伤极重,服下任何一种灵丹妙药都不可能有那么快的恢复速度。

        自己身为神偷,对天下各种灵丹妙药都有研究,都尝试过。

        没有一种能与先前的力量比肩,恢复速度的差距就像人走与马奔。

        他没往回春咒上面想,毕竟没有亲自见识过回春咒,只是听说过,并没真正往心里去。

        可是法空一出现,再报上名字,他马上反应过来是法空救了自己,是在人们口中神乎其神的回春咒。

        法空微笑:“是贫僧出的手,蒋施主现在已然痊愈了吧?”

        “大师神技,佩服佩服!”蒋丰饶赞叹,随即合什深深一礼:“多谢大师!”

        救命之恩可谓是无上大恩。

        法空笑道:“恰逢其会,也是蒋施主与贫僧的缘法。”

        “是是。”蒋丰饶忙不迭的点头:“这确实是缘法,大师快快请坐,这位姑娘也请。”

        他忙殷勤的搬过两张椅子。

        法空与李莺坐下来。

        李莺打量四周,淡淡道:“蒋公子好手段,藏在这里竟然能藏得住。”

        “呵呵……”蒋丰饶不好意思的笑笑。

        李莺道:“本座李莺。”

        “原来是李姑娘,幸会。”蒋丰饶笑道:“我也是被逼得没了法子,只能藏在城内,能躲一时是一时。”

        他看向法空,诚恳的道:“大师,我有几件佛门的宝物,大师帮忙掌掌眼如何?”

        法空暗自赞叹,显然是个灵性之人。

        蒋丰饶看法空迟疑,忙道:“大师的恩情如海,容后再报,这些佛家宝物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恰好碰到大师,只能请大师帮忙看看。”

        (https://.23xstxt./book/58921/58921536/762077293.html)

        .23xstxt.m.23xstxt.

  https://www.173kxsw.com/58_58652/60160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