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五谷丰登小福妻 > 第两百三十九章紧握的手

第两百三十九章紧握的手

        啪!

        宋香茗脸被打侧倒一旁,宋云警告的看着她:“你闭嘴,你要是再敢作,我还会打你。”

        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疼,宋香茗记恨咬住嘴唇,死命瞪着宋云,他竟然敢打她,还有钱有娣,他们两个一起打她,宋云这个王八蛋,因为别的女人打她,等回去她要告状。

        “宋云今天的仇我记下,等以后我一定会会报仇的。”

        钱有娣紧张的看着下面,双手合十祈祷他们千万别出事。

        一场秋雨一场寒,山路不好走,牛二顺着痕迹往下滑去,中间还摔倒过几次,这两个孩子摔倒哪里去了,可千万不要有事,牛二紧抿唇,往下,突出的石头上沾着血,牛二跑到石头那里伸手摸一把,刚沾上去的。

        肯定是那两个孩子之一。

        宋香茗到现在还不知道实情有多严重,等会儿回家她就说自己不小心弄得,她才几岁,她们还能把她咋地一样,再说钱有娣和宋云都打了她,回去她就哭。

        她们肯定不会在打她。

        宋长宁全程被沈寒年抱着,沈寒年将宋长宁死死护在怀里,好几次手被磕到都不松开,宋长宁听着他闷哼出声,哭着问:“沈寒年你没事吧?”

        没有人回答她,不知具体过了多久,终于停下来,眼泪溢出眼眶,宋长宁伸手推了下沈寒年,沈寒年身上都是泥,头发沾着泥裹着树叶,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往外伸出血,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但手还紧紧地抱着宋长宁,在沈寒年怀里宋长宁没有被磕碰到多少,他待她如珠似宝,每次碰到尖锐的东西都会用自己挡住。

        宋长宁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让沈寒年松开手,她爬起来看清沈寒年现在的样子瞬间泪奔:“沈寒年你没事吧?你快醒醒,千万不要睡着了。”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帕子,将他头上最严重的伤口堵住,人在着急时是有无穷力量的,宋长宁将衣服扯成条状,她几个大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继续给沈寒年止血,等牛二从上面跑过来,宋长宁将沈寒年的伤口包的差不多。

        “姐夫,沈寒年昏过去了。”

        看到牛二宋长宁才开始哭,沈寒年脉象虚弱,失血过多要是再不赶回去会有生命危险,牛二跑过来将沈寒年背上,他为难的看着宋长宁:“你自己能走吗?”

        宋长宁毫不犹豫的点头:“能走的,姐夫我们快走,直接去我师父那里,他现在情况很严重。”

        密林森森,飘起寒凉的秋雨,牛二背着沈寒年费尽的往上爬,宋长宁艰难跟在后面,她狼狈不堪,手和身上被磕坏好几块,她时不时看看沈寒年,生怕他咽气。

        少年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眼前景物晃来晃去,他看不清,只念着宋长宁好不好:“长宁,宋长宁。”

        微弱的声音传到牛二耳里,他停下脚步看着宋长宁:“沈寒年再叫你。”

        宋长宁跑过来,抓住沈寒年的手:“我在呢,我们现在要回家,你不要说话,节省体力。”

        沈寒年听到宋长宁的声音强撑着的意识散开又昏迷过去,宋长宁小小的手被他握的死死的,怎么也抽不出来,宋长宁干脆就抬手让他牵着:“姐夫我们快上去吧。”

        “嗯。”

        牛二挂着这边还挂着上面,就怕有哪些不长眼的外村人又欺负孩子们。

        好在没人过来,牛二和她们汇合急匆匆往山下赶去,宋香茗看到宋长宁完好无损的出现,吧嗒着嘴遗憾的嘟囔:“这都不死命真大。”

        钱有娣没错过她的遗憾,攥紧手,等回去必须要好好收拾这个不拿人命当回事的畜生。

        下雨来,杨郎中紧忙将外面的东西收进来,正捯饬着,牛二背着沈寒年跑进来,身边还跟着他的小徒弟。

        “师父,沈寒年失血过多,命在旦夕快点救他。”宋长宁急匆匆将沈寒年的情况都和杨郎中讲了,杨郎中打开门让牛二背着人进去,急忙去找银针和药材。

        沈寒年不撒手,手被冻的僵硬,硬掰肯定会伤到他,宋长宁就得站在旁边陪着。

        沈寒心忍了一路,到这里忍不住哭出声:“哥你不要丢下寒心,娘不要寒心,寒心不能没有你。”哥哥的样子好吓人,他该不会再也不会醒来了吧。

        沈寒心哭的眼睛通红,好不可怜,钱有娣走过去将沈寒心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宋香茗从山上下来没跟过来,则是跑回宋家。

        谁知走到院子推门却推不开,屋里面春光正好,哪个有空管她,宋香茗生气的踹门,宋老贰再有心情也被折腾没,松开秦红起来穿衣服,秦红气的咬牙切齿,到底谁闲的没事干敲人家门。

        她穿上衣服将被子叠起来,气哄哄的去开门,看到宋香茗没好气问:“你咋回来了,不是让你上山去和她们摘果子?”说着看到外面下雨,又急忙的跑出去收衣服。

        宋香茗绷着脸进屋,红肿的脸吓了宋老贰一跳:“你那脸是咋回事?”

        秦红抱着衣服进来,也看到宋香茗的脸,尖叫着质问:“谁打的你,你说话啊。”

        没说先哭,宋香茗哭够才道:“是被钱有娣和宋云打的,他们欺负我,不想和我玩,我说啥都不对,干啥都不对,和她们顶嘴他们就揍我。”

        秦红当下心火就上来:“钱家欺人太甚,钱贵凤平时就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作威作福,现在她们娘家人竟然敢你打成这样,这口恶气娘给你出。”

        宋老贰皱眉:“好端端的为啥打你?单说话不能把你打成这样。”

        发生这么多事情,宋老贰心里有数,人家都是好孩子,没事不会把她打成这样,宋老贰看到宋香茗那凄惨的样子,心头突突的跳起来:“你到底干啥让人把你打成这样,是不是人家受伤更严重?”

        秦红心里对这个家的怨气多的数不过来,宋香茗现在的样子确实特别惨,秦红相信肯定是那些人欺负她闺女,完全没细想过宋老贰的话。

        “宋老贰你啥意思?你看看她都成啥样了你还觉得是她的错,伤的这么重,他们那么多人还能咋伤的。”

        “她要是没错宋云怎么会动手?”

        宋老贰刚对秦红回暖的脸色瞬间结冰,秦红心里不服气,她这些天低声下气,不仅没换来他们的感情,反而让她们骑到脖颈子上拉屎,那就没有道理在继续忍下去:“宋云能打多重,肯定是钱有娣打的更多,宋老贰你是她爹,闺女被打成这样你还向着外人说话,你是不是跟旁人也有一腿?”

        秦红嘶吼着,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眼睛通红,看在宋老贰的眼里就和厉鬼一样。

        “不可理喻。”宋老贰穿鞋下地,打算找那些孩子问问再说,谁知道这些孩子都不在。

        杨郎中那里,沈寒年衣服被褪下,杨郎中给他上药止血,下针吊命,都弄好,杨郎中又给沈寒年把脉,用袖子擦掉头上的汗:“暂时稳定住,你们不要吵到他。”

        他将被子给沈寒年盖住:“长宁丫头你还得在这待一会儿。”手还硬着,如果他不主动松开,就不能硬拿。

        沈寒心听到沈寒年没事,小声哭起来,和以前一样,不敢大声。

        牛二听说他没事,也跟着松口气:“有娣你们在这看着,我回去一趟,你姐大着肚子在家呢。”

        “嗯,姐夫你先回去吧,不过我们可能还得麻烦你,等会儿我要去找宋香茗算账,你帮我作证。”这回不把宋香茗的皮扒下一层来,她是不会放手的。

  https://www.173kxsw.com/14_14200/70339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