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看小说 > 穿书后我和民国大佬又HE了 > 第048回 福祸总相依

第048回 福祸总相依

        莫说顾青黛压根不知道原主的生日,即便知道,在茶楼这种高强度的劳碌下也早忘得一干二净。

        难为顾青松还替她记着,只是这傻小子偏得在宋岳霆面前说吗?

        宋岳霆适才跟她说过什么?她和钟伶居然同日而生?

        晦气,真是太晦气了!

        “你记错了。”顾青黛手捏鸡蛋给顾青松使了使眼色。

        顾青松看一眼宋岳霆,不耐烦地把鸡蛋抢回去,“我好心当成驴肝肺行了吧?”

        顾青松气急败坏地离开,边走边剥掉鸡蛋壳,两口就将那个鸡蛋给吞食下去。

        “原来今儿也是顾掌柜的生日,你和钟伶也太有缘了吧?”宋岳霆自顾自地讲下去,完全不在意顾青黛的脸色变得有多难看。

        正好马雨过来找顾青黛去后厨一趟,她便顺势将宋岳霆摆脱掉。

        这日前厅虽然人多,始终忙忙叨叨比较混乱,但一直没出现过什么差池。

        却是后厨这边出现了意外,顾青黛用两指捻了捻刚拆封的茶叶,心头一紧。

        “掌柜的,这茶差一点就要端上去了。”马雨又随之尝吃一口。

        顾青松百思不得其解,“供给茶源的那几家,跟咱们合作已有十来年了,不可能以次充好糊弄咱们吧?”

        “还有没有可替补使用的茶叶?”顾青黛问向其他几个伙计。

        “今儿晚上客流太多,瞧咱们炉具上的那些大茶壶,就没有空闲的时候,库存剩余的都是比较昂贵的茶叶。”

        顾青松把脚一跺,想要破罐子破摔,“就这么沏好送上去得了,谁还能察觉出什么来?”

        “顾青松你给我闭嘴!是盼茶楼好日子到头了是不是?”顾青黛厉声驳斥。

        “我为了谁啊?还不是为茶楼着想?不然人家要茶水,你怎么说?就说没有?这日子不该备好供给吗?”顾青松委屈得不行,他明明一片真心向着茶楼。

        “把上好茶叶的库存全拿出来顶上,要是实在不够用再说售罄。”顾青黛没与顾青松对吵,当务之急是解决眼前的困难。

        马雨心疼不已,“掌柜的,这样的话咱们今晚可要赔不少钱呢。”

        “钱没了可以再赚,招牌没了怎么办?好不容易重建起来的招牌说砸就砸?”

        闻言,众人皆默不作声。

        顾青黛打发他们赶紧去做事,她自己则拿着发霉的次品,准备去账房和董老先生追溯一下这批货方流程。

        可她才走至一半的路途,已被三四波客人拱手贺辰。

        宋岳霆的嘴是属棉裤腰的吧?怎么这么松?

        这么点事还要往外宣传?他哪里是疼惜钟伶?他这是巴不得钟伶和她打起来。

        他会不会有瘾,就喜欢看女人之间掐架?

        满堂不是说过,上一次他明明看到钟伶被秦柳儿和曲碧茜欺负,都没有出面制止一下。

        小钟班主急匆匆地找到她,“顾掌柜,今儿这场戏唱得太成功,一会我们全戏班要去‘桂花楼’庆功,你定得赏我这个脸过来,就当是为你和钟伶共同庆生了。”

        “小钟班主的心意我领了,但茶楼这边真离不开人。”

        要是钟秀没有说那最后一句话,她指不定还能参加。

        但那句“共同庆生”,着实把她膈应坏了。

        “我瞧你底下又招了不少伙计,哪有掌柜的啥事都亲力亲为?你是不肯赏我这个脸呢还是另有约会了?”

        “当然是另有约会了,不然凭顾掌柜和小钟班主的关系,她岂能驳你颜面。”

        好几日都没有露面的连北川,突然从旁边冒出来。

        钟秀会心一笑,与连北川简单打了招呼便立马走开。

        其实上次在钟家戏院门口,她就察觉出很不对劲儿。

        看到顾青黛最后上了陆铭泽的汽车,还以为是陆大公子抱得美人归。

        但依今天这个局面来看,好像还挺扑朔迷离。

        “连二爷是来给钟老板捧场的?”

        “我是来给秦柳儿捧场的,正纳闷儿呢,一整晚都没见到她的人影。”连北川存心这样说话。

        “她今儿休息,你想看她改日再来吧。”

        “宋岳霆怎么知道你今天生日?我不是让你离他远一点吗?”

        连北川与她并肩站到栏杆旁,双眼未看她一下,语气却不是一般得差。

        顾青黛将手中的烂茶叶捏得更紧,“我跟你说不清楚,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嘴,“我凭什么跟你解释,你爱怎么合计怎么合计呗。”

        “今日看似是宋岳霆给钟伶捧场,但你仔细瞧瞧,在场三分之二都是漕帮的人。”连北川缓和下语调,不自觉地向顾青黛靠近些。

        “所以呢?”

        “我担心你这茶楼,由里到外全都被他们搜查过了。”

        顾青黛心下一窒,“你有真凭实据?还是你亲眼所见?”

        连北川晃了晃头,这只是他的猜想,是一种强烈的预感。

        “宋岳霆刚刚是在茶楼里乱走来着。”

        “真的安全吗?”连北川撇过头,严肃地问她。

        顾青黛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连北川再次重复:“真的安全吗?”

        顾青黛终于明白他指的是那张藏宝图。

        “永远安全,我拿命起誓。”顾青黛慎重其事地回答。

        “别这么说,怪渗人的。”

        连北川余光瞟到她手心里握着的烂茶叶。

        顾青黛警觉地发现,马上把手背到身后。

        “茶叶出什么问题了?”

        “你管得是不是有点多?回你的打牌屋里玩儿去。”顾青黛抬腿就要走。

        连北川伸手将她拉下,“一会儿茶楼打烊,我带你去逛庙会吧?”

        “不去!”

        “我拿从陆铭泽那里赢的钱,给你买糖人吃。”连北川咬着后槽牙,恨恨地往外吐字儿。

        他可真够记仇的,至于么?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我宁愿你是三岁小孩儿。”

        顾青黛没再理会他,转身走进账房里。

        连北川很快就查出顾青黛所遇的问题,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把茶叶掉了包。

        一种可能是遭同行嫉妒,毕竟醒狮茶楼自复业以来成绩有目共睹。

        一种则是得罪下某人而被坑害,这样的话涉及面就太广些。

        顾青黛能扛得过今晚,却挨不过明后天,她现在急需一批保质保量的茶源。

        连北川胜券在握地笑笑,差霍桀去敲响了账房的门。

        wap.

  https://www.173kxsw.com/104_104132/618863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173kxsw.com。一起上看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173kxsw.com